当前位置

: 小光头诗集故事小孩子小故事

小孩子小故事

匿名 2023-06-02 00:29:54 185 下载本文

小孩子小故事

幼儿喜欢听儿童故事是因为年龄小,智力及影响思维水平的相关生理因素尚不够健全,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小孩子小故事。

小孩子小故事1:公主眼中的月亮

伊薇特公主喜欢吃小甜饼。可她一旦吃得太多,就会生病。

一天,伊薇特公主又生病了。皇宫里的御医们都束手无策。国王对女儿说,只要她好起来,她要什么他都会答应。

小孩子小故事

伊薇特公主说她想要月亮。如果她能得到月亮,她就会好起来。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长长的单子,说道:“尊敬的陛下,这些年我已经给您带回了许多东西。这是清单:象牙、猴子、孔雀、珠宝、粉红色的大象、小蓝狗、小矮人……”

可国王说他已经不记得什么小蓝狗,也不想谈小蓝狗,他只想给他的女儿摘月亮,而要尽快。

管家说道:“我可以从遥远的地方,比如非洲或亚洲给您带回奇珍异宝,但我无法摘到月亮。月亮离地球几十万千米,没有谁能碰到它。”

国王把管家轰了出去,又召来了他御用的数学家——一位光头的老人。

国王对他说:“不要告诉我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你帮我解决了多少问题,我对它们不感兴趣,我现在只想让你给伊薇特公主摘月亮。”

数学家说道:“感谢陛下的信任。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我告诉过您天有多高,海有多深,字母A到字母z的距离,白天与黑夜相隔多远……”

国王厉声打断了他:“我说过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些,只想让你给我的女儿摘月亮。”

数学家鞠躬说道:“陛下,我摘不到月亮。月亮远在几十万千米之外,比咱们王国的疆土还要大,没人能摘到它。”

国王也把数学家轰出了大殿。然后他叫来了衣着滑稽的小丑,皇宫里唯一能让他开怀大笑的人。

国王说道:“如果摘不到月亮,我女儿的病就好不了。所有的大臣都说他们摘不到。”

小丑沉思片刻,说道:“其实他们都是聪明的人,但他们对月亮的看法可能与我不同。我们为什么不问问伊薇特公主,她眼中的月亮是怎样的呢?”

国王同意了。

小丑来到了伊薇特公主的房间。伊薇特问小丑,他是否能帮自己摘月亮。小丑说他能,但首先,他要知道她想象中的月亮有多大。公主答道:“它像我的手指甲那么大。”

“为什么?”小丑很愕然。

“因为当我把小手指放到月亮前的时候,我的手指甲就把它盖住了。”

小丑又问,她想象中的月亮有多高。她说就像窗外的树那么高,因为有时候月亮会挂在树梢上。

小丑最后问道,她想象中的月亮是什么做成的。公主笑道:“当然是金子啦。”

小丑告别了公主,来到了皇室御用珠宝匠的工作室。珠宝匠用金子做了一个圆圆的月亮,比公主的指甲稍小一点儿。然后他再把月亮用一条金链子穿起来,这样公主就可以把它戴在脖子上了。

珠宝匠一完工,小丑就把月亮给公主送去了。公主很高兴,病很快就好了。第二天,她就能下床到花园里玩耍了。国王很高兴,但不久他又开始担心起来。他知道,月亮到了晚上就会挂在天空。如果他的女儿看见了,她就会知道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月亮不是真的。所以,他又召见了管家。

国王问他有什么办法能让公主晚上看不到月亮。管家想了很久,然后说:“如果公主戴上黑色的眼镜,她就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国王不满地说:“如果公主看不到任何东西,她走路的时候就会摔倒。”

他又召见了数学家。数学家背着手在大殿里绕了一圈,说道:“每天晚上都在花园里燃放焰火,耀眼的火光冲向天空,公主就看不到月亮了。”

“真是个愚蠢的主意。火光太强,我的女儿怎么能人睡呢?”说完,国王望向了窗外。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国王赶紧召来了小丑。

获悉国王的忧虑后,小丑说:“我认为伊薇特公主比您的大臣们更聪明,她对月亮的了解比他们更多。我去问问她如何解释月亮既挂在她的脖子上,又挂在天上。”

小丑来到了公主的住处。此刻,公主正望着窗外的月亮,手里捧着小丑送她的月亮。

小丑问她:“月亮正挂在你的脖子上,为什么它还在天上发光呢?”

公主看着小丑,笑了。她说:“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我掉了一颗牙齿,一颗新牙又会在原来的地方长出来。对不对?”

小丑答道:“当然。小鹿失去它的角后,又会长出新的。”

公主说道:“说得对。小草被割掉之后,新的小草又会长出来。”

小丑说:“对。黑夜可以取代白昼,白昼也可以取代黑夜。”

公主说:“月亮也是一样的。我认为任何事情都是一样的。”说完,她又出神地望着天上的月亮。

小丑笑了,悄悄地离开了伊薇特公主的房间。

哈哈,其实公主已经长大了,只是国王杞人忧天罢了。

是啊,蛮横的国王让他手下的人多么为难啊。但是,竟然浸有难倒一个聪明的小丑。

小丑的聪明之处就在于他总是会换一个巧妙的方式去思考问题。

小孩子小故事2:婴儿国

图宝宝自从诞生就让老爸老妈忙得手忙脚乱,因为图宝宝夜里总是高分贝尖叫,他再这样闹下去,非让整个小区都抗议不可。

这天清晨,当老妈的闹铃喊醒一家人时,全家都慌了——图宝宝神秘失踪啦。

“阿嚏。”婴儿国里的女巫,只要睡眠被人打扰就会打出巨大的喷嚏。婴儿国和人間只隔着一个空間,尤其是夜里,人間的声音会干扰他们的生活。

正当女巫喷嚏连连发作时,“嘭”的一声,一股巨大的气流直冲云端。

“哇哇。”一阵嘹亮的啼哭声,像炸雷一样在女巫脚边炸开。

“喏,一个小屁孩啊。”女巫蹲下身来,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

这位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图宝宝。

“嗓门够大啊。”女巫转动着眼珠嘀咕着。在婴儿国里女巫说的话不用翻译,婴儿们都能听懂。

“欢迎来到婴儿国哦。我国最近有一场大嗓门尖叫赛,要是哪个宝宝赢了,不但有好玩的玩具,还可以成为婴儿国第一百八十个小王子。”女巫一边亲吻图宝宝一边说。

“轰。轰。”女巫驾驶着彩虹小火车,载着所有参赛的婴儿赶往比赛地点。

女巫设置的比赛项目总共有三场。

第一场:大嗓门对抗赛。

经过一轮轮紧张的比赛,进入第二场的选手所剩不多。

第二场比赛项目是尖叫助燃热气球。图宝宝第一场发挥极好,第二场对他来说也不是难事。

最终,图宝宝和一个女婴进入第三场比赛。

第三场比赛是:拔萝卜。

拔萝卜?可不是,那些萝卜可是女巫种在婴儿国里透明的红萝卜。这些萝卜可以生长几百年,通体透红。尖叫拔萝卜,女巫可真能想出这损招,不但帮她收获了萝卜,还能决出胜负。

只见,图宝宝和女婴连连飙出高音,一根根萝卜拔地而起,仿佛拍打着绿翅膀红身子的大鸟。

女婴一连飙出几个高音,都不抵图宝宝的尖叫。就这样,女婴败北,图宝宝获胜。

“小屁孩。祝贺你。你成了我们婴儿国第一百八十个小王子。你将管理和你一般大小的小屁孩。”

在图宝宝失踪的日子里,S国研究了将近一个世纪的卫星终于发射成功。

“或许卫星能帮我们找到图宝宝。”老爸眼睛一亮。

“你痴人说梦啊。图宝宝又不是超人飞离地球。”老妈说。

“糟糕啦。卫星失去控制啦。”电视里卫星监测人员说。

可是卫星不但没有停止运行,还能时断时续地把监测的一些太空信息发回来。

电视新闻转播了卫星监测的图像。

“快来看,图宝宝啊。”守在电视前的老爸跳了起来。

“在哪儿?”全家围着电视机看。

“我一眼就认出了这臭小子啊。他在云朵里朝我尖叫啊。”老爸指着电视。

电视转播突然出现雪花,主持人尴尬地说:“由于卫星失去控制,监测的图像不稳定……”

难道图宝宝去太空了?S国国王决定,让图宝宝的爸妈搭乘邻国的宇宙飞船,去太空寻找儿子。

图宝宝的爸妈在浩渺的宇宙寻找了几个来回,还是没有儿子的下落。

毒蝙蝠巫师国要攻击S国,国家检测设备全天候探测毒蝙蝠巫师国军队的行踪。S国国王开始排兵布阵,骑兵、空军一齐进入战备状态。

S国发射的大炮对它们没有任何作用。其实,在婴儿国里女巫早已在水晶球里预知了即将发生的一切灾难。她把这告诉了图宝宝。

就在毒蝙蝠军队攻占S国的危急时刻,图宝宝率领婴儿国的婴儿们全体出动,打败了毒蝙蝠军队。

S国国王亲自把拯救国家的英雄勋章奖励给图宝宝。S国中心广场还竖立了一座图宝宝的雕像。

好多年后,成为爸爸的图宝宝,每次面对广场上自己天真童趣、穿着纸尿裤的铜像,他总会会心微笑。他是否想起婴儿国,想起那个大嗓门的婴儿?

小孩子小故事3:罗米呕奇遇

罗米呕是一头到处流浪的猪,他无父无母,无牵无挂,但是他对别人很热情,随便走到哪里,见面的第一句就是“哈罗”,然后再问“你知道哪里有米吗?”因为他最喜欢吃米,对别的食物都不感兴趣,由于长期的挑食,黑黑瘦瘦的他似乎显得有些营养不良。他走路的时候老是喜欢“呕呕”地叫(吃饱肚子的猪通常都是“哼哼”地叫),所以人们都叫他罗米呕。

这一天,罗米呕又一路“呕呕”地叫着,迈着沉重的步子有气无力地走着。路是崎岖不平的山路,有时也要经过凹凸不平的田坎或是铺着些许枯叶的山丘。这时天空堆满铅色的云块,太阳躲在云块的背后,把那些云块都镀上了金色的边。原野里,微风轻轻掀动绿油油的青草,绿色波浪一浪一浪涌向远方。远处的山峰在路的尽头峙立着,遥遥地在向他招手。

罗米呕没有心情欣赏这一路的风景,要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很长,必须得翻过面前那座山,才会到达有人烟的村庄。到了村庄,他才会有希望找到米,填饱几日来亏空的肚子。这就是食物的功能,它不仅仅只是填饱肚子,它能让漂泊孤独的灵魂得到家的慰安,它能给快要冷却的心一缕温暖和一丝能量,这就是食物——它总是积极地健康地敞开它宽阔的胸怀对你说:好好活下去。米是唯一支撑着他朝前走下去的信念。

这时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在无边的静谧中,隐约可以听见鹁鸪的低唱,从路边清幽的竹林边传来,跟他饥饿的肚子里发出的“咕咕”声一唱一合。

快到达目的地时,他看见前面有一大群猪络绎不绝地朝一个方向匆匆地赶路,一路走一路喧嚷着,推挤着,像是赶着去看什么热闹。他们高高低低的身材,胖胖瘦瘦的形态,有的仰着头,两个鼻孔朝天一耸一耸的;有的眯缝着眼睛,笑得合不拢嘴;有的身子左右摇摆,比划着种种滑稽的动作;有的踢踢踏踏地跑,一不小心撞上了前面走得慢的,招来一个白眼或是一顿辱骂,便不得不收敛奔跑的姿势,放慢走路的速度;有的还尖起嗓子唱起了歌,跑调跑得厉害时便引来了哄哄的笑声,汗水在他们的头上像雨珠一般滴了下来。

罗米呕想到正在“咕咕”叫着的肚子,立即拐着小脚飞也似地跑了过去。

“哈罗。哈罗。”罗米呕满脸堆笑地迎上去招呼着。

这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很快从他身前涌过,谁也没有搭理他。他只好硬生生地把那句“你知道哪里有米吗”的问话咽了下去。被好奇心充满着的罗米呕顾不得那汗水的味道,也在这肉阵中前前后后地挤进挤出。猪群中一片混乱,不是你踩着了我的腿跟就是我撞着了你的肩膀。

正在这像蜜蜂般嗡嗡嗡嗡闹得不开交的时候,忽然一片更大的声浪从前面的猪群中涌过来:

“快看哪。朱丽叶开始表演了。”

那一片声浪还在袅袅不断,后面较远的猪群便像海潮般拼命地撞击向前去。罗米呕混在猪群中,觉得自己的两个耳朵轰轰直响,只看见前面的那些猪头在扭嘴使眼地笑着,也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一听说是朱丽叶,也拱着身子拼命地往前推挤着。罗米呕好不容易扒开了一个空隙钻了进去,正当他的头转过去,枯瘦的脖子正要像鹭鸶似地伸长去望时,就被一头身高体壮的大耳朵猪猛地一下撞到了一边,一个趔趄,便仰面八叉地摔倒在地上。猪群中顿时炸开了一长串刺耳的笑声。

“滚开点。哪里来的野猪。”大耳朵“啵”地一脚踢在狼狈不堪的罗米呕那瘦骨嶙峋的胸口上。

“哎哟。你干吗踢我。”他负痛地叫了一声,四腿朝天一阵乱踢,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个鲤鱼打挺,“刷”地一下站了起来。看来长期吃米还是有好处,碳水化合物在关键的时刻发挥了作用。

“你讲不讲理呀。骂谁野猪啦?”罗米呕以理据争。

大耳朵把尾巴向后一甩,“啪”地一声,在他那肥滚滚圆溜溜的屁股上抽得脆响:“就踢你了,就骂你了,你要怎样?”

“我要你马上向我道歉。不然就对你不客气。”

罗米呕那嘶哑粗糙的声音一下子从喉头里迸出来,在喧嚷燥热的空气中震荡。他那摇动着的躯体支撑着一张由于长期流浪刻满沧桑的脸;他的身上瘦筋筋的,没有多余的肉,只剩下几根骨头架子撑着皮;头上的毛发根根直立,耳朵由于激动和愤怒,跟脸色一样被涨成了酱紫色;酱紫色的脸上那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瞪着像是要鼓出来一般,那黑色眼球周围的部分此时也由白色变成了血红色。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左颊上有一大块紫青的印记,上面还长了一大丛白色的毛,跟全身上下那棕黑色的毛形成了一个极其鲜明的对比。

他挺着被汗水湿透了的胸膛,脑袋朝前直昂着,腿脚向外叉开,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只见他那叉开的四个蹄子由于长途跋涉,涂满了泥污,全身上下也是布满了灰尘,怪不得人家骂他是一头野猪呢。

“谁叫你在这里横冲直撞,乱挤乱拱,还要我跟你道歉,没门儿。”大耳朵冷笑了一声,仍用挑衅的目光看着罗米呕。

眼看着一场不可避免的打斗就要拉开帷幕,猪群中突然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你们就别斗嘴了吧。大老远地赶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呀?呆会儿要是朱丽叶小姐发火了,大伙就什么也没得看了。”

“就是。就是。”猪们随即附和道。

“得,得,这就给你陪个不是得了。”大耳朵显然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他换了一种口气,匆匆说了一声“对不起”,便抬高嗓音说:“朱丽叶小姐,朱丽叶小姐,我又来看你表演了。”说完便转身挤到队伍的最前面去了。

罗米呕也只好作罢,忍了一肚子的气,在路旁的一棵矮松树的树干上蹭了蹭还在隐隐作痛的背脊,也挤到了前面的猪群中,透过一道缝隙,他看到了一个池子。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池子,只见池子里荷叶轻轻翻动,绿浪中开满了娇艳的荷花,更不寻常不可思议的是,在一张硕大的荷叶上,居然亭亭玉立着一位长得白白嫩嫩的猪小姐,此时正在翩翩起舞呢。她旋转着、摇摆着,柔软的腰姿扭来扭去,她的眼睛几乎要眯成一条缝儿,口里微微地喘着气,那种自我陶醉的神情更是引人入胜。

周围的猪们个个目不转睛,大张着嘴。

左右一打听,原来这朱丽叶不叫朱丽叶,叫猪立叶。她从小就开始练习在荷叶上站立和跳舞的工夫,正所谓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工夫不负有心人,猪立叶终于成了跳舞的明星。她每天在这里的表演,是猪们茶余饭后最精彩的节目。猪立叶小姐就住在附近的那个村子里。这个村子是远近闻名的文化村,从人到畜生,随便跟谁一起交谈,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谈资,单从文学的角度讲起,他们就能从陶渊明、苏东坡谈到鲁迅、沈从文,从苏童、莫言谈到尼采、屠格涅夫、狄更斯,周围的空气也会随着他们的谈话而渐渐地热烈起来。就这个群体而言,猪中豪杰不乏,有智有谋有钱有势的也不乏,说到有文化有学识的更是人才济济。

罗米呕痴痴地站在原地,竟一时忘记了要去找米的事。

猜你喜欢

精选图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