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小光头诗集故事短篇暖心小故事温暖的小故事精选

短篇暖心小故事温暖的小故事精选

匿名 2023-06-02 00:22:56 198 下载本文

短篇暖心小故事_温暖的小故事精选

不单单小朋友喜欢听故事,很多大朋友都喜欢听故事。那些暖心的小故事有什么呢?下面就是小光头诗集小编给大家整理的短篇暖心小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短篇暖心小故事篇1:载不动的父爱

冬夜,山高月小。我摸进采石场,跟父亲直说:爸,我不想读书了,这事,我想了好久了。

父亲听后只问了一声:肯定了吗?是担心没钱供你上大学吧?爸这条命还在。

短篇暖心小故事温暖的小故事精选

我捡起扔在地上的行李,执意转身。

砰。父亲狠狠地将羊角镐砸在一堆石头上,火星四溅,他瘦小的身子渐渐地矮了下去。走了好久,山谷里仍可听到父亲如狼一般的号叫。

我的家乡,贫瘠而苍凉,山连山,石挨石。我亲眼看见过父亲的采石作业。随着火药吼过,石雨落尽,父亲戴着安全帽,从岩石下钻出来,硝烟远未散尽,父亲就冲进了战场,抢着搬运石块。一天下来,父亲仿佛是从石灰坑里跳出来的,浑身白霜。多年积劳成疾,父亲患上了严重的哮喘、风湿、静脉曲张等疾病。每次回到家中,我最不愿面对的就是父亲那双手。那双手,在与石头的对撞中,早已茧痂累累,一到冬天,就绽开一道道血口。

父亲每一次将血汗钱交到我手中时,我的心就会隐痛好几天。高三上学期,我决定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尽管,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全校名列前茅,学校也对我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可考出去,父亲怎么办?弟妹们怎么办?最后,这如山的沉重,使我选择了放弃。

一个人到外地打工,离家乡几千公里,梦里,尽是父亲佝偻的背影。想到此,我拼命地挣钱,只要能挣钱的活儿我都干,往往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但每一次睡下,我都有一种虚脱的踏实。我想,父亲迟早有一天会理解我的。

哪知,就在我赚钱正欢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彻底粉碎了我的梦想。由于过度劳累,再加上严重营养不良,一个雨夜,我天昏地暗地加班到凌晨,最后起身时,眼前一黑,咚地栽倒在水泥地上。工友送我去医院,一检查,我得了急性肝炎,并伴有腹水。那些恐怖的夜晚,我睁着失神的眼睛,望着病房惨白的墙。辛苦赚来的钱,像流水一样漂去。我才知道,贫穷这两个字眼儿,在穷人的眼里是多么地可怕。

多想,在死之前与父亲见上最后一面,看一看他苍老的脸庞,然后,怀着一种麻木的刺痛,在父亲怀里安静地死去。可是,我不能。我不想告诉父亲,我不能让他承受这一打击。医院渐渐减少了用药,我只想挨一天是一天。

一天清晨醒来,我看到了父亲。几个月不见,他显得更加瘦小。原来,父亲接到了公司打给他的病危电话,带了几个叔父,扒了一辆货车,几天几夜没合眼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几天过去,父亲带来的钱将尽,我的病情仍得不到好转。父亲哮喘病却复发了,为了不吵醒我,实在忍不住咳嗽时,就捂着嘴,跑到医院黑暗的角落咳嗽。尽管声音掩盖得很小,却更揪起我一种撕心裂肺的疼。

父亲与叔父们商议,租一辆出租车,将我接回去继续治疗。当父亲背着我出院时,我能清晰地感觉到父亲明显突出的肩胛骨,如两只铁蝶,坚硬如刀。可是,这么多人共乘一辆车,坐不下,而父亲也显然不愿再多花钱租车。

他围着车转了好几圈,最后指着车尾厢对司机说:师傅,我就躺这儿吧,留条缝儿就行。

司机呆了,在他眼里,尾厢只能装一些物品,人可从来没有载过。几个叔父都争着要去,父亲对他们说:我矮小,就我吧,你们照顾好孩子就行了。

临行前,父亲趴着出来,走到我跟前,伸出他粗糙的手握住我的手,说:活着回去,孩子。以后的路,你要走好啊。

我知道这句话的分量,我坚定地回答他,爸,咱们要一起回家,好好的。爸,我这就回去复读,你要看着我考大学,你要答应我。保重,爸。

父亲棱角分明的脸上,掠过一丝苍凉的微笑。

车,静默地,剪开如水的月色。北风,蹭着车窗尖厉而过。司机显然拼尽了全力,他也是在为父亲争取时间。

整整两天三夜,冷风像一只只无形的怪兽,无孔不钻。连坐在车里面,几个人相偎取暖,都觉得寒冷。我不知道病痛的父亲,能不能挺得住?我与他只隔一层钢板,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不能翻身、不能动弹、不能叫痛,强忍着孤寂、病痛与颠簸。他是在用他的生命抢救我的生命,用他的时间换取我的时间啊。

黎明时分,天色如墨。在一个收费站出站口,警灯闪烁一片。一辆辆车被次第拦下,检查、问证、放行。轮到我们时,警察看车上每一个人的证件。最后,让司机打开尾厢。在警察惊讶的注视下,司机颤抖地打开车盖,父亲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仿佛睡着了一般。一个警察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摸了摸父亲。父亲呻吟了一声,警察吓得跳了起来,旋即大怒,怎么能这样载人呢?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我这才得知,路上不断有司机与乘客,透过那条生死缝看见了一动不动的父亲,记下了车牌号,并报了警:有人偷运尸体。

警察要罚款。这时父亲清醒了过来,想出来却又不能,在叔父们的帮助下,才将他一点一点拖出。患了风湿与静脉曲张的他,双脚不能沾地,只有靠两个叔父的手勉强搀起。显然,父亲不能动弹的原因,是昏过去了,失去了知觉。

父亲凝望着我,嘴唇哆嗦,第一句话就是:求求你们放行吧。只要救活我儿子,我死不死无关紧要,这事与司机没有关系,我给你们跪下啦。求求你们这些好人了。一阵刺痛袭击了我,我大叫一声:爸。许多人背过脸去抹泪,旁边的女人感动得哭泣起来。

闪道。出发。

一名警官高亢地命令。他亲自出动了一辆警车,载上我的父亲,嗖的一声,风驰电掣地将一切抛远。透过反光镜,我看着那些晨风里的警察们,伫立在那里举起了手臂,为父亲行礼。

我与父亲,没有违背从德州出发前的约定,都活了下来。第二年,我考上了一所一类大学。走时,山中开山炮仗一声一声直插云霄。群山,淹没在我的泪水里。从这一天起,我开始了真正的新生活。

短篇暖心小故事篇2:你的背影

两场秋雨过后,秋天的意味渐渐浓了。天高了,云淡了,收割后的麦田里谷茬的味道飘散在空气中,树叶和花儿凋落了,融进泥土里,回归成树根的养料。

每年的这个季节,风儿吹过,发梢起落着凉湿的味道,我穿过清晨的薄雾,心中怀着某种亘古的思念与秋天的气息一起呼吸吐纳,此时我总会想起远在天国的父亲。

父亲这个称谓,已经十二年缄口。

与父亲最后相处的时光,正是深秋。当我家门前的那棵梧桐树一天天飘落了绿叶,再一次用光秃秃的树枝召示着世间生命无常的轮回时,父亲撒手人寰。但岁月的侵蚀剥落,你从未从我的生命里淡去,你的背影,在我心灵的书签中日益清晰明彻。

三十年前的那个秋天,一定离你很远了。可是我,永远忘不了人生中,你第一次教我说谎话的情景。

那年我六岁,秋雨绵绵的清晨,刚刚入学几天的我支气管炎又犯了,高烧稍退,你送我去上学。我恹恹地伏在你的背上,你一手搂着我,一手撑着厚实的黑伞,艰难地攀爬在陡滑的泥土坡上。那是我们那个小小的乡村每天清晨最热闹的路段,附近农村生产队的牛群和中小学的孩子们每天都要混合在这里急匆匆攀向新的一天。一遇到下雨天,泥土坡上新鲜的牛屎与糊状的泥巴被牛和大大小小的孩子们踩踏搅拌,异常陡滑,你背着我,努力撑着大伞,一步一滑往上攀。快要到坡顶的时候,路稍微好走些,你为了让我分享胜利的喜悦,总是故意装出一步三滑惊险夸张的样子逗我开心,父女俩亲密的笑声在湿漉漉的清晨把小路两旁的玉米林拨动得刷拉刷拉直响,我忘记了生病的难受,忘记了马上就要面对教室里老师挥舞着粗粗的教鞭,打在同学身上啪啪的响声下我不敢抬头的压抑、恐惧和不安。那一刻,我依赖着你,在我生命的记忆里从此烙下了永恒的温暖的印记。在成长的岁月里,不管遇到怎样的寒冷和恐惧,你总和我在一起。

把我背到课堂门外,你已是气喘吁吁,把挂在脖子上的花布书包斜挎在我的胸前,在我临要进门时,你又嘱咐:三儿,如果老师同学问起你,可莫再说是爸爸背你来的,就说是自己走来的,记得吗?为什么?我不解地瞅着你的眼睛,事实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要教我说谎?你黑红着脸,鼻尖冒着汗珠:傻妞,不这么说,他们会愈发欺负你的。阿爸不能时时守着你,你要学会保护自己,懂吗?我不懂,一向要求我们做人以诚实信义为本的父亲,今天居然教我说谎。你这是怎么啦?因为不安,我感觉心更慌了,于是我又哭了,眼泪噗噗地掉下来。我不想说谎,我知道我的谎话一定会轻易就被老师识破,那样,天天打在同桌头上、脸上、身上、手上的教鞭就会落在我身上,那个不会写字、不会算数却壮实骄蛮的女同学,就会更加变本加厉地嘲笑和欺负我。

你笨拙地替我擦去泪水,耐心地说:憨姑娘,这句谎话不是要骗人,更不会伤害到别人,只是要保护好自己,懂吗?我泪眼婆娑地仰起头看着你的眼睛,在心底试着寻找勇气,你温暖的眼神渐渐熨平了我皱巴巴、湿答答缩成一团的心,于是我朝你点了点头。你拍拍我的肩膀,站起身来,高兴地说:快些进去吧,老师要开始讲课了。说完便扭头大步走开了。走到校门口的大椿树下,你转过身来,朝我伸出大拇指,笑着点了点头。我看着你坚定的背影,鼓起勇气转过身,推开了教室的木门……

三十年前的那个秋天,我用你教我的谎话,战胜了胆怯和懦弱,跨过了人生的第一道坎。

你大步走向校门口再转身回头朝我伸出大拇指冲我点头微笑的身影,从此刻在了我的脑海中,在人生的每一道坎上,都会在黑暗中闪现出来,给我面对和坚持的勇气。

一桩桩旧日往事,如一幕幕黑白电影场景,在欢喜团聚的时候浮现,在忧郁无助的时候想起,时间愈久愈清晰。

我从小患有慢性支气管炎,天气一变化就感冒发烧。多少回夜深人静之时,刚刚从矿井下夜班回来的你背起高烧不退的我,踩着黎明的狗吠,急促的蛙声,敲开赤脚医生的家门,给我寻医问药,从不知疲惫,从不曾抱怨。每一次,都要几经折腾,等我烧退了,能喝下几口你精心熬制的米粥了,你才松下一口气,倒在地上的凉席上沉沉睡去。

你从不轻易打我。你总是给我百分之百的信任,给我正确的引导,给我永远的支持和依靠。多少次受了委屈,我不想让你看见我红红的泪眼,总是习惯从你的背后走过来,伏在你的背上,掩住泪眼,让眼泪滴落在你宽厚的背上。你的背,承载了我多少的委屈和伤心,多少的爱和依赖。

我渐渐长大了,你慢慢老了。

我渐渐以为自己什么都懂了,我以为我完全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你站在你的角度的顾虑、建议和关爱,你透视未来的忠告,都成了不合时宜的羁绊。我开始反感你的束缚和干涉,开始厌烦你的絮叨和劝导,我开始用很决绝的方式与你敌对,在激烈的争吵中我口不择言地伤害了你,你手掌落在我的脸上,重重地烙下了你气极的愤怒。惊愕和伤心让我一言不发调转身子摔门而去,长达一年不曾踏进家门,留下你独自一人面对伤心和无奈。

我曾是你最偏爱的孩子,你那一耳光打在我的脸上,让我猝不及防,而我长达一年负气报复的出走,不也正如一记狠狠的耳光打在你的心尖上,那又让你承受了怎样的伤心和沮丧?。

你曾伤心地说再不疼我这个不孝的女儿,权当没生养过我。可是,当我突然走进家门哽咽着叫了你一声:阿爸……你看着我,半晌无法言语,我看见你眼中涌起的泪光,千般言语拥堵了你的咽喉,你只说了一句:我的三儿咋瘦成这样?。

你瞬间做了妥协,所有的要求都变成了只要你好好的就行。记得你说完这话,就要转身走向卧房,我从背后拉住你的衣角,伏在你的背上泪如雨下。

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于是我习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想你。想你在阴雨连绵的夜晚,在温暖的家里给我们讲的那些诙谐离奇的民间故事,给我们讲你童年、少年时辛酸坎坷的往事,我们围着小小的烛光,时而笑得前仰后合,时而为你辛酸曲折的遭遇而泪光点点;想你在停电的夜晚,搬张小桌子,在院子的月光下给围在身旁的我们拉二胡,吹笛子,你灵巧的手指拨拉点提,一曲曲美妙动人的曲子在月光下回旋起伏,有的俏皮欢快,有的悠扬婉转,我们在银色的月光下尽情地手舞足蹈;想你在和妈妈吵架后带着我避到大山深处,砍柴、找草药、采野菜、摘果子,随手拈来一片树叶,吹响诙谐的曲调逗我和你自己开心;想你偷偷把几粒香甜酥脆的鱼皮花生藏在怀里,回到家一脸神秘地悄悄摸出来给你的三屁虫;想你在那些极其困难的日子里,每逢发了工资必定买了好吃的,一个人忙里忙外为我们烹一桌子的好菜,看着我们姊妹四人吃得像小猪一样香甜,在灶台上忙活着的你,总是开怀地哈哈直笑。

可是,爸爸,为何你从未入我的梦来?

如今,十二年过去了,你骤然入我的梦来,反反复复,那么清晰,那么真实,每一次从梦中醒来,我都分不清身在何处,今夕何夕。总以为,你仍在那间侧房里安睡,醒来了,还会拖长了声调地唤我三儿……总以为,你只是去了远方,在某个雨后湿润清明的傍晚,你还会拄着拐杖跨进家门来。

最后的日子里,你的病情急剧恶化,家人商议把你移到矿部医院,亲友们把担架上的你抬出家门时,我站在门口万般的不忍不舍,我颤着声音轻唤几声爸爸,你张眼看了看我,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出话来,两行老泪淌了下来,我心如刀割,泪如雨下。我知道你是放心不下一直体弱多病又正怀着身孕的我,怕我伤心过度伤了身子;我知道你是割舍不下你一生竭尽全力用生命呵护的妻子儿女,怕他们从此在心灵上孤苦无依,失去依托。

我倚在门栏,看你躺在担架上,被众人抬着往漆黑的深夜渐行渐远,那些杂乱沉重的脚步踩过我慌恐的灵魂,那一夜,家对你而言,是一种生死的不舍,对我而言,是从此少了艄公的船,不论是晴天还是雨夜,再不会有完全可依托和信赖的安宁。

爸爸,如果时光可以倒转,就让我穿越一回,回到一生坎坷的你的身边奉孝膝下,再不离开。

爸爸,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生命的一部分,去换取与你在人生路上长一点,再长一点的相依相伴。

家门前,那棵你亲手种下的决明子已是枝叶茂盛,纯白的花瓣衬着嫩黄的花蕊,清新明媚,淡淡的香气在院子里静静牵曳摇荡,我们在院子的阳光下嗅着花香,笑容温暖。

爸爸,你其实,从未远去。

共3页,当前第1页123

短篇暖心小故事_温暖的小故事精选

短篇暖心小故事篇3:那个温暖的冬天

10岁,我成了孤儿

1991年,我出生在美国怀俄明州的一个小小农庄中。孩提时代,父亲便告诉我:我的母亲是个坏女人,在我降生一年后她便抛夫弃子,远走他乡,她是我们父女俩的叛徒。

怀俄明位于中西部山区,那里土地贫瘠,生活艰辛。我的父亲是一个苦行僧般的人,他性格倔犟,不苟言笑,仿佛生来就与人世间的任何快乐无缘。父亲中年刚过,可看起来却比实际年龄苍老得多。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母亲的出走带来的。于是,从懂事起,我便恨母亲,恨这个在我的记忆中未留下任何印象的坏女人。我常常想着有朝一日能与母亲面对面相遇,我希望那时候,她苍老而贫苦,我则年轻而富有,她向我乞讨,而我却假装不认识她,我这样做是要报复她,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从未想到,父亲会在20xx年那个冬天因心脏病突发弃我而去,当时我才10岁。邻居巴弗顿先生说:哈罗德到死都是一个不快乐的人。这一句话可作为我父亲的墓志铭,它非常适合父亲那郁郁寡欢的一生。

一个自称是我母亲的女人

葬礼结束后,牧师将我带进他的书房,书房里有一个女人在那儿等着。

玛丽琳,牧师将手放在我的肩上说,这是你母亲。我猛地退后一步,假如不是牧师抓着我的肩,我想我一定会从窗户跳出去的。那个女人向我伸出手,声音颤抖:玛丽琳、玛丽琳……我冷冷地望着她,心里真想对她痛斥:在我人生的第一个20xx年里你在哪里?在我年幼最需要你时你又在哪里?可最后我却只是说:我猜想你现在是为农庄而来的吧?

不,我恨农庄,我早就舍弃它了。她摇摇头说。

是的,你也舍弃了我,舍弃了父亲。我朝她喊道,怨恨如火山般爆发:你是一个坏女人,爸爸一直就告诉我你是一个坏女人。

她哭了起来,牧师轻轻地拍了拍我,玛丽琳,也许你的父亲并未告诉你一切,你慢慢会知道的。这次,你母亲是来照料你的,她现在是你惟一的亲人。

不。我大声叫道,我不想跟她在一起,如果让她留在农庄,我的父亲会死不瞑目的。我不会留在农庄,那个女人说,玛丽琳,我要带你到城里去。城市,我从未去过城市,那庞大的陌生的城市令我恐惧。我哭了起来:我不想到城里去。我要一个人呆在农庄。

仅仅一个冬天,那个陌生女人哀求道,如果你不满意,我保证不再留你。牧师也说道:如果你与你母亲呆不下去,你可以再回到怀俄明来,你可以在我们家生活。

我相信牧师,他的话使我感到了希望。迟疑片刻后,我同意跟这个自称是我母亲的人走。我们坐了一个多小时的飞机,又上了一辆计程车。终于,计程车在一幢红砖房子前停下。那女人将我带上三楼的一套房子。我不得不承认,这房子比我在怀俄明的家要豪华气派得多。她带我走进卧室,我看到的是粉红色窗帘和印花床罩,我禁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的确很柔软很舒服。她马上问道:你喜欢这些吗?我赶紧将手缩回,生硬地说:我对这些没兴趣。她没再说什么,只是问我是否累了,想不想上床睡觉。我早就精疲力竭了,心想如果我能睡过这整个冬天,一觉醒来就到春天了,那该多好啊。那我就不用跟这个讨厌的女人相处而可以直接回怀俄明了。我倒头就睡,醒来时已是翌日清晨。

我跟着她进了厨房,她将早餐放在我面前。尽管我饿极了,但却不想让她知道,我只是吸了一小口橘子汁,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把它一饮而尽。早餐味道美极了,但我不能告诉她我喜欢吃她烹制的食品。

结果,早餐之后我依然和早餐前一样饥饿。她去商店购物时,我冲进厨房,找出一盒蛋糕,狼吞虎咽地将它们一扫而光。

不久,她从超市归来,带着满满一袋东西。她一边将物品从包中取出,一边说:这是鱼片,我想你也许会喜欢,还有椰子蛋糕和巧克力蛋糕,我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所以两种我都买了……听到这话,我心里一阵酸楚,脱口说道:你要真是我母亲,从小一直与我生活在一起,就不会不知道我喜欢哪一种了。

说完,我跑进卧室,趴在床上抽泣起来。她走了进来,坐在床边,她的手在我肩上轻轻抚摸,声音嘶哑地说道:我知道,我的确对不起你,但……难道你不想了解为什么吗?你的父亲是个好人,她接着说,我能感到她在小心挑选合适的词语,可是他的生活方式与我的不同,我们性格完全不合,他严肃死板,而我活泼浪漫……当时,我太年轻,于是我就走了。可随后我便后悔了,我觉得我不能抛下你,我乞求你父亲让我回去和你生活在一起,可你父亲是个性格非常倔犟的人,他对我说:‘既然你已作了选择,那就永远不得再回来。’

我不相信你。我坐起身,你是我母亲,难道你没有自己的权利吗?

她摇摇头:是我离开了你和你父亲,我当时又没钱请律师。他曾告诉我,如果我诉诸法律,他将让法庭宣布剥夺我做母亲的权利。

爱与亲情重新复归

假如你回来,或者你写封悔过的信,也许他会改变主意。我冷冷地说。

她一言不发,将一个纸盒子放在我身旁,然后捂着脸走出了房间。我打开盒盖,里面装着一大摞用橡皮筋束着的信件,我拿出信看了起来,一些年代比较远的信是写给我父亲的,一些近几年的信则是写给我的,但所有的信封上都盖着:退回寄信人。

当她再次走进屋时,我问道:为什么父亲没告诉我这些?因为他恨我,她平静地说,他是一个固执的人,他永远都不想原谅我,可是,玛丽琳——我的女儿,你能原谅我吗?甚至……能爱我吗?

我不知道……我结结巴巴地说,我不知道。在我心里,我觉得有一个声音在说是,可要想在一瞬间就将这么多年来在我心底里建立起来的恨抹掉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后来,我知道了她是一位美容师,难怪你这么漂亮。我艳羡地说。

我哪有我的女儿美呢。她说道,让我给你打扮打扮吧。

我向后退了退,一个人的外表并不重要,我僵硬地说,重要的是他的内心。

这话听起来好熟悉,她平静地说,自然,宝贝,你的父亲是对的,内心是重要的,可一个人外表美丽也不是罪过呀。

我听到了一个词宝贝,我的心怦怦在跳,在此之前,从来没人这样叫我。我感到自己内心深处正在发生某种微妙变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与我之间的信任和爱也在慢慢滋长,在这个冬天,她正在创造一个奇迹,一个使我需要她、她也真正需要我的奇迹。

母亲在为我改变发型后,又为我买来了许多漂亮的服装。一天,她给我试衣时说:玛丽琳,你喜欢这条裙子吗?

当然,我说道,我从没有穿过这么漂亮的裙子。

突然,我看见母亲先前还笑吟吟的脸上霎时改变了颜色,她呜咽起来:我的可怜的宝贝,我都对你做了些什么?20xx年来我竟然未能给你买过一件衣服。

我蹲在她身旁,第一次拥着母亲:妈妈,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她倏地直起身来:你叫我妈妈了?你真的叫我妈妈了。

是的,是的,我激动地说,你是我妈妈,不是吗?

她泪雨滂沱,大哭起来,我也哭了起来,然后我们两人又开始破涕为笑,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我曾害怕春天的到来,我害怕作出抉择。因为我想我已经学会了爱母亲,可我仍然为自己违背了父亲多年的教诲而感到内疚自责。最后,还是母亲救了我。她对我说:你的父亲并不是一个坏人,玛丽琳,他只是一个不快乐的人,如果那时我年龄大一点,或者成熟一点,也许能让他快乐起来,可我却不知道怎么做,于是便当了这个围城的逃兵。可我不能再对你这样做,难道你不想让我为你尽一个母亲的职责吗?

我瞧着母亲,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我懂得了爱有时就是一种原谅。我愿意和你呆在一起。我喃喃道。

母亲紧紧地拥着我,我知道横亘在我俩之间的那块坚冰已经融化,那种仇恨已经消失,爱与亲情又重临世间。

共3页,当前第2页123

短篇暖心小故事_温暖的小故事精选

短篇暖心小故事篇4:谎言暖心

在海德镇,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帕特是个不学无术,有盗窃前科的坏孩子,人们都不喜欢他。其实帕特很不幸,在他出生时,母亲因难产而死。之后,帕特的父亲因伤心过度而酗酒。帕特只得流浪街头,成了名副其实的小混混。

在帕特16岁那年,海德镇新搬来了一户人家。帕特很好奇,因为他听说装载他们行李的卡车就足足有12辆,会有什么好东西呢?一天清晨,机会终于来了。帕特从窗口翻进了那幢让他好奇的房子。可刚进入屋里,帕特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除了睡房,其它的屋子里竟全都整齐地放着一排排书架,书架上摆满各式各样的书。

帕特觉得自己有些眩晕,这太不可思议了。其实只有帕特知道自己对书的渴望。因为,妈妈去世后唯一留给他的就是一个桃木制作的小书架,可上面的书却被父亲醉酒后烧掉了。帕特非常渴望读很多的书,更渴望能将自己的书架放满,像妈妈在世时那样,可书都太贵,自己根本买不起。而小镇图书馆管理员总认为他是个坏孩子,也拒绝他进入图书馆。

在书架前游历的帕特摸摸这本书,又摸摸那本书,哪一本都是他以前没见过的。帕特真想自己就是这屋子的主人,就是这些书的主人。最后,帕特拿了一本人物传记《约翰·克利斯朵夫》。拿着书,帕特就情不自禁地坐在靠窗的书桌前看了起来。沉醉在克利斯朵夫的人生世界里,完全忘记了自己到这幢房子来的目的是行窃。突然,帕特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他心里一紧,书也从手上滑落到地上。他回头看见一位很有风度的老人正看着他。帕特心想:难道他是房子的主人,该怎么办?他不想就这样被抓获,行窃被抓获,可是要关到小镇警察局好长一段时间的。正想着如何冲出去的帕特,却听到老人说:“孩子,你是阿尔特博士的亲戚吗?”看着微笑的老人,帕特机械地点了点头。点头时,帕特对自己说:但愿他不要发现我不是房子主人的亲戚,否则……

随后,老人向帕特作了自我介绍:“我叫莫里,是阿尔特的好朋友,专程来拜访他。”帕特思绪万千地听着自称莫里的老人的介绍,暗自庆幸。想着快些出去的帕特说:“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帕特站起来,准备侧身从莫里老人身旁走过去。莫里老人突然拉住他,让帕特心里一紧。

莫里说:“小伙子你的书忘了。”说着,莫里老人把《约翰·克利斯朵夫》递到了帕特面前。心里忐忑不安的帕特从莫里老人手里接过书后,立即跑出了房子。

出门时,帕特碰到了邮递员。看着他,邮递员问:“这幢房子的主人莫里在家吗?”帕特心里一惊:“房子的主人叫莫里,难道刚才那位老人……”想到这,帕特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帕特不敢再多停留,迅速冲出这幢像图书馆一样的房子,心跳久久难以平静。他意识到:莫里老人是为了保护自己那颗小小的自尊心,才没有拆穿他。

帕特也许没有想到的是,在莫里老人刚回到家,第一眼看到帕特时,他已经作好了报警准备。然而,对于他的回来,沉醉在书的世界里的帕特却全然不知。在那一刻,莫里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小窃贼肯定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的叛逆行为。他放弃了报警的打算,并巧妙地保护了帕特的自尊,莫里相信书能拯救那孩子的心。

莫里并不知道自己这挽救自尊的谎言,究竟能够起到多大效果。回到家后,帕特对莫里保留了自己的自尊充满了感激。在小镇里,过去还没有谁在意过帕特的自尊,总是对他不屑一顾,认为他是个坏孩子。但莫里却认为他是一个好孩子。思绪纷飞的帕特在心里对自己说:“帕特,无论如何,你也不能让莫里老人失望。”

20xx年后,已经80高龄的莫里老人在杂志上读到了一篇署名帕特的作家的专栏文章,文章名字叫《一本珍贵的书》。看着这篇文章,他微笑着想起了多年前那个谎言的故事,相信这个帕特就是“阿尔特的亲戚”。

共3页,当前第3页123

猜你喜欢

精选图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