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小光头诗集故事幽默正能量故事

幽默正能量故事

匿名 2023-05-23 10:55:41 127 下载本文

幽默正能量故事

正能量可以引导人们有积极向上的三观。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幽默的正能量故事吧。下面是小光头诗集小编给大家整理的幽默正能量故事,供大家参阅。

幽默正能量故事:看电影

姚俊平喜欢玩电脑,不喜欢看电影。空闲的日子,姚俊平端坐在电脑前,看看新闻,玩玩游戏,听听歌曲,悠哉乐哉。

好几次,同事邀请姚俊平去看电影,姚俊平说,电影有什么好看的,不如在家玩电脑,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有想看的电影,下载一个在电脑上看,挺方便的。去影院看电影浪费钱财不说,来来去去麻烦。

幽默正能量故事

姚俊平这么一说,同事也不吱声了,去找别的伴儿去了。

时过境迁,不喜欢看电影的姚俊平竟迷上了看电影,谁也猜不透其中的谜。

姚俊平喜欢到影院看电影是从那个晚上开始的。

这一晚,家里突然停电,黑咕隆咚的,姚俊平无事可做,感觉很无聊,便到街上去溜达。走着逛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家电影院。

影院的门口张贴着大大小小的海报,琳琅满目,五彩斑斓,精彩纷呈,有俊男也有美女,个个有型有样,角色鲜明。姚俊平觉得没有什么好打发时间,就饶有兴趣地看起了各种电影海报。

姚俊平一张一张地看过去,看了好长时间,下意识中觉得有人在看他。他转过头一看,一位姑娘冲他点下头,莞尔一笑,神态娇媚。

这一笑不打紧,姚俊平触了电一般,神魂颠倒,浑身酥软,一下子愣住了。

姑娘真是漂亮,打扮新潮,大眼睛,柳叶眉,瓜子脸,皮肤白皙,身材窈窕。说有多美就有多美。尤其是那眼神妩媚动人,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一次,单位发了一张电影票,姚俊平本来不想去的,猛地想起上次与美女的不期而遇,就动心了。

姚俊平吃过晚饭,早早来到了电影院,看起了海报。看着看着,姚俊平觉得有人在看他,回头一看,又看见那位姑娘在他的身后痴痴地望,眼神火辣辣的。姚俊平心里荡漾开来,热血沸腾,觉得到影院看电影挺有意思的,能够跟美女邂逅,很有情调,连空气都浸透着温馨的味道。

姚俊平觉得蹊跷,问:“你喜欢看电影?”

姑娘不假思索地点点头。

“你喜欢那一类型的电影?”姚俊平追问道。

“什么电影我都喜欢。”姑娘豪爽地答。

这时,进场的提示广播响起,姚俊平说:“时间到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姑娘迟疑了一下,说:“你先去看,我等会儿就来。”姚俊平不知说什么好,只好一人进了影院。

进了影院,姚俊平却没心思看电影了,心里想:她怎么不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呢?是否在等人?要等谁?

姚俊平这场电影看得索然无味,没看到一半就退场了。

回到家,姚俊平靠在床头发呆,眼前晃来晃去的都是那位姑娘。姑娘忽闪着大眼睛,痴迷地望着他笑。

姚俊平的魂儿守不住了,一发而不可收,迷上了看电影,只要影院有新电影放映,他一场不落地去观看。每次看电影前,姚俊平都会看一会儿海报,看海报的同时,经常会发现那位姑娘站在自己身后痴迷地看着他。

姚俊平说不出的甜蜜,心里活络开了,都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莫非姑娘看上了我?一见钟情的故事在我的身上粉墨登场了吗?姚俊平飘飘然,快乐地沉浸在邂逅姑娘时的那种无声胜有声的感觉里。

盼星星,盼月亮,影院有了新电影。姚俊平早早来到了电影院,左等右等,一直到电影开场了,还是没看到那位姑娘。姚俊平很失落,懊丧地在门口徘徊。

这时,姑娘来了。姚俊平惊喜地迎上去,说:“你怎么迟到了?”

“没关系。”姑娘说。

“怎么没关系呢?迟到了,电影就看不完整了。”姚俊平说。

姑娘笑着说:“实不相瞒,我不进影院看电影的。影院的电影票太贵了,我还是喜欢在电脑上下载看。”

“你不是有新电影都来的吗?”姚俊平大惑不解地问。

“我是来看海报的。”姑娘坦诚地说。

“你就是看海报?”姚俊平很诧异。

“对啊。你在看海报的时候,我也在你身后看着呢。我很喜欢看着那些明星的感觉。”姑娘笑吟吟地说,“你也喜欢看海报吧?”

姚俊平不置可否,心里一沉,无精打采地“嗯”了一声,身子似乎矮了半截。此后,姚俊平再也不去看电影了。

幽默正能量故事:环保奖励

电视台举行了一次全国范围内的环保竞赛,要求竞赛者把自己如何节约资源,废物利用或者其他环保行为录制成光盘参赛。如今是个环保时代,这方面谁也不甘落后。尤其是在校的小学生,更是热情高涨。要知道,一等奖可以获得20xx年奥运会入场券呢。

很快,电视台就接到了许多参赛作品。电视台也负责,说什么也要把最好的选出来,因为这与奥运会有关,只有真正将环保理念落实到行动中的人获得奖品,才有说服力,也才体现这次活动的真正意图。

电视台请了许多专家参与评奖。评奖是在一个大厅里进行的,当场打分。东墙上,宽宽的屏幕,光盘放出来投到屏幕上,清清楚楚,评委就像是看着参赛者进行环保行为呢。

许多环保行为让人感动。有些小学生,买冰糕的时候,发现包装袋是塑料的,在炎热的夏天舔舔嘴唇,走过冰糕箱。有的小学生把只穿过几次还算新的衣服消毒后捐给贫困山区的孩子。有的呢,小手提着竹篮跟妈妈一起去超市,拒绝用不利于环保的塑料袋……

看了大半,相熟的几个评委面面相觑。都很环保,都是好孩子,可是他们的行为大同小异,给谁分高给谁分低呢。这既是考参赛者,也是在考验电视台考验评委们呢。要是评出一等奖让孩子们不服气,那可不好。

评委们就继续打起精神往下看。电视台人员放进最后一个光盘,跟前面的还差不多。评委们没人说话,心里却想,这个一等奖就是投票出来,也并不能服众。

这时,又一名工作人员匆匆走来,跟放光盘的同事低声说了几句,然后面向评委说:这是我们刚刚接到的一个光盘,它邮寄的时候还没有超过我们规定的截止时间,为了公平起见,我们还是播放一下吧。大家点头,就开始播放了。

看着看着,评委们眼前一亮。画面上两个孩子小脸红扑扑的,衣服整整齐齐,每个环节中,他们都在进行着相同的环保行为。譬如,两个孩子在做作业。做着做着,作业本用完了,两个孩子不约而同拿出橡皮,把前面的铅笔字迹用橡皮擦掉,再写。接着他们要洗澡,更让大家吃惊——他们竟然是用毛巾蘸了盆里的水在身上擦几遍就算完成。

评委们大都是上年纪的人,用橡皮擦拭字迹让他们回到了自己苦难的童年,引起了他们的共鸣。有的评委就说这个作品好。可有的评委想想说,如今,还有这样的孩子吗?我们小时候在农村,是有过这样的事,可你们看,这两个孩子穿得如此整齐,却做着这样不真实的环保行为,不是作秀吗?有的评委就反击,这怎么会是作秀呢,你看这两个孩子做得多么自然,十几岁的孩子作秀能做到这么真实吗?他们擦橡皮的样子,他们蘸水洗脸的样子,多么让人怜惜,那怎么是作秀做得出来的?

评委们各持己见,可让电视台为难了。后来评委们说,电视台出辆车去实地考察一番就行了。如果是真实的,就一等奖。

电视台果然派了三名工作人员开着车去了。

他们照着作品封面上的地址,好一番打听,越野车跑了好多路,翻过好多岭,终于来到了一所山顶小学。火红的旗帜在校园上空飘扬着,大门口一个牌子上写着:山顶希望小学。

进了校长室,他们才知道,那光盘上拍的画面还不够真实。这里是个水源奇缺、经济及其落后的乡镇。如果不是串亲戚,孩子每天是不洗脸的。要是遇到下雨,孩子们就放假,都在家帮家里接水。那两个洗澡的孩子,这次被选中洗澡,是他们出生以来第一次洗澡。当然,衣服是学校用教学经费买的,买了两套,一个孩子一套,这样穿着,做成光盘也不至于太寒酸。摄影机和光盘呢,是今年来援教的一名大学生回家带来的。那是人家自家的东西,没跟学校收费。

电视台的三个同志说,这下两个孩子好了,一定会拿到一等奖的。到时候,他们可以到北京开眼界了。校长笑笑说,我们当初没想到得奖,就是觉得水太珍贵了,通过这个办法提醒大家节约资源,尤其节约水源。

参访结束,天已经黑下来。走夜路不安全,电视台工作人员就住下了。谁知夜里,那两个孩子的父母来了,说,我们不要那一等奖了,我们要纪念奖吧。纪念奖是一个背背佳书包。

电视台的同志就乐了,还有不要一等奖要末等奖的,要知道,一等奖两名是奥运会入场券,二等奖五名是名牌滑冰鞋,三等奖才是背背佳书包呢。

家长说,可我们去北京,谁陪他们去呢。就是有人陪着去了,哪有那么多钱?路费来回就要1000元,是一家人一年的收入呢。还有那滑冰鞋,是个啥玩意,是不是冬天滑冰用的?我们这里水都没有,哪有冰可滑呢。还是书包实惠,起码孩子能用上一回真正的书包了,他们放书,都是用高粱秸编的篮子呢。

这下大家傻眼了。难道这一等奖还出不来了?

幽默正能量故事:一个外国人在日本被逼疯的真实经历

20xx年,因为公司业务关系,老萨在大阪接待了一位从佛罗里达来的西班牙裔美国人。

第二天晚上,这小子在大阪希尔顿饭店25层楼上的房间里正哼哼着小调要洗澡的时候,忽然看到门开始自动的开关,澡盆里的水骤起波浪,自己像喝醉了一样直打旋,西班牙兄弟开始还有点儿新奇,觉得很有意思,等想起来自己今天晚上没喝酒啊,他忽然醒悟过来——

地震啦。。。

据说这西班牙兄弟当时是上身穿着西服,下身围着浴巾,鬼哭狼嚎跑出房间的,也不知如何会这样打扮,却见日本人该干吗干吗,无事一样,倒看着他跟看鬼似的。这西班牙兄弟又懵了,人要是和一帮精神病在一起很容易产生自我怀疑的,这位兄弟此时就是这个心态,心想我是不是有问题?愣了半晌,终于悻悻然返回房间里。

给前台打电话,日本人的英语也听不明白,看看屋里,水也不洪湖水浪打浪了,西班牙裔兄弟百思不得其解,要说正常吧,活了四十多年可从来没见过这样“正常”的日子。要说不正常吧,这帮日本人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呢?经过40分钟的思考,他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自己精神是正常的。看看周围没有异动,疑窦重重的西班牙人脱下西服,决定今天不洗澡了,就这样睡吧。

平安无事,直到……

夜里3点,忽然又是一阵疯狂的震荡,吊灯发出吱嘎吱嘎的怪响,放在梳妆台上的梳子像手榴弹一样自己从卫生间门口飞了出来,整个大楼都在跳舞。西班牙老哥鬼叫一声,光着脚丫子就蹿了出去,顺着楼梯连下25层,一直跑下来到大堂。

只见一片和平景象,日本夜生活丰富,3点钟了,大堂里女士们依然拎着小包说笑,先生们看着报纸抽烟。侍者急急忙忙地过来问候,还带着三分疑惧,仿佛担心他是精神病患者。这次西班牙裔兄弟不和日本人古怪的英语磨牙了,也顾不得已经半夜,问明了公用电话一声惨叫就把老萨从床上揪了起来。

从睡梦中醒来,老萨愣了有5分钟才听明白第一不是网络出问题了,第二不是他让赤军给抓走了。再细问,哦,原来是地震。

老萨于是打着哈欠告诉他,哎,地震也就几秒钟的事,等你从楼上跑下来早停了,要塌楼也早就塌了,你折腾什么呀?

感觉上问题一上升到生命危险的高度,白人兄弟总是肾上腺剧增,果然,听完我这话他又是一声嚎叫——It Doesn‘t Make Sense。我不能看着我的房子塌下来啊。

然后就嚷嚷要找日本政府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没办法,接着解释吧。哎,你不要着急,地震是日本的一种生活方式,你看看周围的日本人,他们都不着急吧?这儿是十天一小震,一月一中震……很正常的,你看看日本人应该知道他们都觉得很安全,难道就你一个人怕死,大家都不怕死吗?……

没等说完,那边就打断了我喊起来:NoNoNoNo。。。不是的啊。你不知道日本神风敢死队的干活么?切腹自杀也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啊。他们的脑子都不正常的。

靠,周围都是日本人,说日本人脑子不正常,西班牙人敢说啊——不过估计周围没几个日本人听得懂。我是好说歹说,才算稳住这小子,不过他是不肯再回25层上睡了,还说要连夜给他的律师打电话加买保险,一面让我帮忙联系住到比较低层安全,容易跑出来的旅馆去。

行啊,只要你不乱来就好。

第二天我就带着满眼血丝的西班牙裔兄弟换了一家日本风格的小旅馆,一层的平房,木结构的房架,纸糊的门窗,用劲儿一撞就冲出去了。我跟他说,你看,这个好吧,虽说贵得厉害,可是不怕地震啊,就算砸下来,这样轻的屋顶也砸不死人的,你放心啦?西班牙兄弟看得直点头,满怀感激,赶紧付账住进来。

手续都办完,拿钥匙的时候,日本服务生小姐恭敬地鞠了一躬,认真地说了很长的一段话。他莫名其妙地看看她,又看看我,意思是你给翻译一下啊?

我干咳一声,对那小姐说——这个,你再说一遍。

小姐又重复了一遍,他不解地看着我。

没辙了,我只好苦笑着回过头来,对西班牙裔兄弟满怀同情地说道:她说,这个,欢迎光临,这个……

他说:这个我明白,我学过一点,后面呢?

我只得原汁原味地重复了:这个,她说第十八号台风已经登陆九州,据说这是本世纪以来日本遭受的最大台风,它将从大阪席卷而过,台风期间日本政府部门停业,电车可能停运,飞机可能停航,在九州已经刮飞了一条万吨轮,掀翻一百多所房屋,吹死了两个鬼子,请您做好充分的精神准备。

这个刺激太强烈了。

对地震不了解,对大风,佛罗里达可太熟悉了。听完我的描述,西班牙裔兄弟一脸傻笑,猛地冲到房间门前,用手推了推那漂亮的伊都纸糊成的隔扇,然后用血红的眼睛抬望天空,发出了一声不属于人类的惨嚎——

OHH,MY GOD。No。。。。

猜你喜欢